<dl id="xt3d5"></dl>

            黑龙江哪个村的结婚现场,小磕唠的真硬啊...

            100000+ 2019-02-21 16:17 龙江视频

  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
            分享到朋友圈

                 

            .



            第001章 天生蛇骨

            生我那年,惊蛰刚破,就有人连夜送了一条大菜花蛇到我爹开的饭店。

            我爹那饭店就是自家房子改的,以野味为主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蛇羹蛇酒,?#30933;?#24456;多人从大老远闻名而来。

            我爹收拾好下锅的蛇,就算没有上万,成千也是有的。

            破了惊蛰蛇就开始出洞,见有人送了蛇来,当晚我爹将蛇关进蛇笼里,跟我爷爷进山下蛇套去了,留我娘一个人在店里。

            ?#20154;?#20204;回来后,就见我娘晕迷不醒全身都是刮伤,那条大菜花蛇缠在我妈身上。

            我爹当时急气拿着捉蛇的叉子就冲过去,可那条蛇眨眼就不见了。

            从那之后我娘就有点痴傻,总以为自己是条蛇,双腿软趴无力,整天在地?#19979;?#29228;朝犄角旮旯里钻,浑身有着一股子浓浓的蛇腥味。

            无论我爹怎么给她喝雄黄酒,擦云香精,她都是这样。

            我爹气疯了,跟爷爷到处下套,四处挖坑,想报我娘之仇,但却没有捉到多少蛇,甚至以前经常送蛇来的老乡们都说捉不到蛇了。

            没过多久,我娘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大了,我爹不知道这是蛇种还是他的,原本是想打掉的,可我外婆却不准,将我娘接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我生下时,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,细若拇指,却带着森森寒意,蛇头五官俱全,还有着细细的獠牙。

            尖锐的蛇骨刺在我手腕肉内,也不知道是蛇骨刺进去了,还是这蛇骨就是?#28216;?#25163;腕里长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外婆一辈子强势,?#22871;?#24807;意叫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将蛇骨取了出来,从那之后我手腕上有了一圈森森的疤痕,至今未消。

            而那条跟我一块出生的蛇骨,却被外?#25490;?#22312;雄黄酒里埋在了桃树下。

            我跟我娘一直在外婆?#39029;?#22823;,三岁那年,我爹突然要?#28216;?#37027;好不容易能走路?#21738;?#22238;去。

            同年,我爷爷突然死了,据说是死在山里的蛇洞里,全身上?#26053;?#19968;块好肉,只剩半个骨头架子了。

            发现他的人说,他全身都是蛇,是那些蛇将他的肉给吃光了,这是蛇报复,我们家卖蛇肉,所以蛇来吃我爷爷的肉。

            第二年,我娘生下了我弟弟,我跟外婆还没赶过去看她,她却将我爹给***三刀,自己疯了一般的朝山里跑,找到时又哭又笑,成了真正的***。

            而我爹却没有死,从医院被救醒后,他就突然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从那之后,我外婆要供我跟弟弟读书,又带着我那疯傻?#21738;鎩?/p>

            为?#25628;?#39280;手腕上的疤痕,我平时能穿长袖就穿长袖,天实在太热就戴护腕。

            ?#30933;?#24778;蛰未过,外婆都会将我的?#36335;?#29992;雄黄薰过,给?#19968;?#33046;子上挂着的护身符里的药材。

            可千防万防依旧防不住,就在我高考完那年,我在村里帮外婆翻红薯苗,旁边地里还?#23633;?#20010;同村的姑娘,大家说说笑笑的正忙着。

            村长的儿?#24433;?#22766;就急急的跑了过来,朝我手里塞了个东西,就又飞快的跑了,若得旁边几个姑娘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阿壮比我大一岁,从小到大跟我不是同班就是同校,对我的心思村里人都知道,可却从来没这么当众送过东西。

            有点奇怪的看着他塞我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个明***的布包,就算隔着布,还是感觉到森森的冷意,而且从这东西到手之后,我左手腕开?#23478;?#38544;的作痛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骨头里破骨而出,那?#32622;?#21448;噬骨般的痛意。

            旁边的姑娘们走了过来,一个劲的催我打开。

            同村的阿曼对阿壮是有意思的,见我不打开,又急又怒伸手就把我手里的布袋抢了过去,把里面的东西掏子出来。

            可一见里面的东西,阿曼?#25104;?#23601;变了,那是一条蛇骨手串,用明黄的绳子穿着,正在阿曼的手上晃动。

            这东西最近几年火得很,据说蛇骨手串中的***是将捉到的野生蛇,固定头尾,将镊子生生将鳞、皮、肉一点点的取下来,最后用东西处理掉蛇骨里的残留物,等处理***净再经高僧开光,盘成手串。

            蛇骨***邪,却极为灵验,对于子?#20204;?#29233;这两方面却是出奇的准。

            我们这里吃蛇成风,年年有人捉蛇,各种法?#28216;?#25152;不用其极,所以?#28216;页?#29983;那年起,几乎就再也没?#23633;?#36807;野生的蛇。

            后来许多专门以蛇羹为主的餐厅收不?#20132;酰?#23601;引进蛇种自己养蛇,其中一些老板为了吸食顾客,也会跟风拿养的肉蛇制蛇骨手串当纪念品。

            更是还有餐馆可以专?#30424;?#30475;中的蛇,当场剥皮去肉处理***净的,制成蛇骨手串送给出大价钱的?#31361;А?/p>

            所以蛇骨手串虽是泰国最风?#26657;?#25105;们这却也见怪不怪,同村?#20449;?#34920;达情爱,大胆送蛇骨手串也是有的。

            我没想到阿壮会送我蛇骨手串,这可是求爱的东西,当下有点不知道怎么收场。

            更让我没想到的?#21069;?#26364;?#25104;?#21457;沉,朝我冷哼一声,将那蛇骨手串朝手腕上一套:“我刚好手上?#30504;?#38463;舍,你左手不是戴护腕吗,这蛇骨手串就送我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扬着手腕上的蛇骨手串就走了,连红薯藤都不翻了。

            虽说有点过份,但这正好解了我的围,其他看热闹的一哄而散后,我也就没当回事。

            可当晚,我梦里总会梦到交缠在一块的蛇尾,有时是翻滚的人,有时更是低低的***声音。

            正?#24613;?#32473;我弟做早餐,正煮着面,阿曼突然冷着脸进来了。

            我正好奇是不是她跟阿壮吵架了,?#25104;?#36825;么怪,还没开口,却听到她身上一股子浓浓的蛇腥味,那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,每次?#39277;?#38463;壮家里,他家最外围的养蛇屋里就是这种又湿?#20013;?#30340;味道。

            “给。”阿曼声音?#25104;?#30340;,说话时,舌头还朝外吐。

            ?#19968;?#27809;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手就是一沉,那条蛇骨手串就又落在了我手里,明明是?#24433;?#26364;手里递过来的,却冰?#21038;?#27604;,好像刚从冰箱里掏出来一样。

            “嘶-嘶-”阿曼见我拿着蛇骨,双眼眯成了一条线,舌头又吐了出来,居然发出了嘶嘶的蛇信?#25487;?#22768;,吓得我连忙后退了一?#20581;?/p>

            ?#20260;?#21364;朝我低低的怪笑了两声,转身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她走路的姿势十分奇怪,双腿好像扭转打结一下,腰身更是扭个不停,以致于我?#22797;闻?#22905;一个不小心扭倒在了地上,空气中那股子蛇腥味却怎么也散不掉。

            我那个常年呆在屋里不肯出门?#21738;錚?#19981;知道怎么的,突然跑了出来,指着阿曼,哈哈大笑,甚至趴在地上,朝她的***张望。

            ?#20260;?#31505;着笑着就哭了,呼天抢地哭得特别伤心,一直未曾清醒的她,突然叫着“阿舍”将我死互的抱在怀里痛哭,我哄了好大一会才哄好。

            我娘清醒只是那么一会,就又开始痴傻了,我让我弟喂她吃早饭。

            看着手里的蛇骨手串,我是十分抵触的,想了想,直接放进柜子里锁着,免得外?#36276;?#21040;了惹事。

            可当晚,我做完农活回来,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间,突然闻到一股重重蛇腥味,正是今天阿曼身上?#21738;侵中?#21619;。

            跟着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压到了我身上。

            我想挣扎却怎么也动不了,神志有点迷糊,突然感到左手腕一阵尖悦的痛意传来,跟着一声冷哼,那个缠在我身上的东西猛的被扔了出去,重重的跌到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“我的东西,你也敢染指!”男子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      跟着只听?#20581;?#22070;嘶”的蛇信?#25487;?#22768;,然后有什么东西?#28216;?#25151;里?#25104;?#30340;游走了。

            我正松了口气,却听到那声音低沉道:“十八年了,我等你十八年了。”

            跟着一双冰冷的手缓缓的抚上了我的身体。

            第002章 阿曼死了

            冰冷和惧意,让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可手却依旧不紧不慢的移动着。

            我想大叫,却发现只是徒?#20572;?#21971;子震动着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          迷糊之间,我眼前不停的闪过纠缠着的蛇尾,雪白的肌肤,还有的两双搂抱在一块的胳膊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我是?#33151;?#24778;醒,从床上惊坐而起,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压着一条大蛇时,重重的松了一口气,跟着却感觉身下强烈的痛意。

            掀开被子一看,红白相间,而大腿上,还有着划伤的痕迹——

            这一切的一?#26657;?#21578;诉我,昨晚那并不是一个梦。

            听着外婆招呼着我娘别乱跑的声音,我强?#22871;?#30171;,将床单换下来。

            只是将床单抽下时,一条蛇骨从床单?#19979;?#19979;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条完整的蛇骨,而不是一节节串起的蛇骨手串,拇指大小却首尾俱全,还有着尖悦的蛇牙,落在地上后,优雅的盘在那里,首尾相连,半昂着蛇头,如果不是没有肉,完全就是一条活着的蛇。

            我天生对蛇带着惧意,外婆也?#22797;?#36319;村里人说过,不要再养蛇杀蛇,但暴利面前,谁又在意呢,但我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跟蛇有关的东西的。

            这时外婆在外面叫我,我怕她担心,连忙将那条完整的蛇骨藏进床头柜里,然后把脏床单泡好,在外?#29260;?#24618;的眼神中,我只得硬着头皮跟外婆说我来大姨妈了,然后洗了个澡。

            刚洗了澡出来,我娘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看着我先是一愣,跟着哈哈大笑,猛的朝地上一趴,可看着看着,她却突然大哭了起来,边哭边大叫:“阿舍,娘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。“

            她这样子,就跟昨天看到阿曼时一样。

            “你娘这是怎么了?”外婆急急的从厨房出来,看着我道:?#30116;?#38463;得说昨天也哭了,怎么今天又哭?”

            “这是好事吧,她认得我了。”看着哭得伤心的疯娘,我心里微微发暖,哄着她在桌子边坐下,?#20260;?#21364;依旧哭个不停。

            最后还是外婆低吼了她几句,她才不哭了,却看着我依旧抽搭个不停。

            正吃着早饭,阿壮突然走了进来,只是跟前天相比,他?#25104;?**沉,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,嘿嘿地笑道。

            那笑十分怪异,就好像一条看着?#26197;?#30340;蛇。

            “阿曼的蛇骨手串呢?”阿壮根本不顾我外婆叫他,声音沙哑的朝我道。

            他怪异得很,可在外婆严厉的眼神中,我急忙去昨天的柜子里拿那条蛇骨手串,可一打开上了锁的柜子,那条手串已经不见了踪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?#26114;?#22079;,?#20063;?#21040;了——?#20063;?#21040;了。”阿壮大笑着叫着,跟着转身就朝外跑。

            我见他样?#30828;?#23545;,跟外婆打了个招呼,?#22871;?**的痛意追了出去,刚一出门,就见外面很多人朝一个方向跑,拉住一个平时聊得开的一?#21097;?#25165;知道阿曼死了。

            阿曼死了!

            死在了自己床上,身伤到处都是刮伤的痕迹,屋内一股浓浓的蛇腥味,?#20260;?#30340;脸上却带着笑。

            那种满足而又快乐的笑,映在她那死灰色的脸上,显得诡异无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只是她双手紧紧的握着,不知道抓的是什么,***哭得伤心,有胆大的村民过去***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掌心躺着一片带血的鳞片,有着?#22124;?#30340;花纹,已经扎入了她的掌心。

            屋子里看热闹的突然静了下来,不知道是谁先离开的,大家似乎都带着惧意走了。

            在阿曼娘大?#21487;?#20013;,我跟其他人静静的退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大家没?#23633;?#30528;回家,都在路边热烈的讨论着阿曼是怎么死的,怎么手里有着鳞片,会不会是被柳仙给看中了。

            柳仙是五大家仙之一,可能是为了***村民常年捕蛇杀蛇的惧意,村子里流传着柳仙会自己下山寻找人类新娘,让人类新娘为蛇族产生蛇种。

            以前村民会供奉柳仙,从村子里讨选女孩子送上蛇仙庙,任?#38378;?#20185;带走,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?#26494;?#21629;。

            后来破四旧,加上***迷信没这么强,这风俗?#24597;?#24930;没了。

            带着疑云朝着村长家走去,?#19968;?#24471;确认阿壮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古怪了呢。

            到他家,村长却说他没有回来,从昨晚出去就再没有回来了,他们一家子都在急着找他呢。

            我连忙将他今天一早的古怪说了,当我提到那条蛇骨手串时,村长?#25104;?#20063;是一变,急急的问我那条手串在哪里。

            又是蛇骨手串,我心底隐隐的感觉那条手串似乎不同,看了一眼村长家餐厅?#36276;?#25346;了一墙的蛇骨手串,我摇头道:“不见了。”

            村长脸突然一沉,朝我严厉地道:“阿曼戴过那条蛇骨手串的事情,你千万别说出去。这事算阿伯求你了,阿伯欠你个人情。你先回去吧!”

            跟着他就?#23633;?#37324;人急急的去?#37326;?#22766;了,看他的样子,似乎十分着急。

            我听他话里话外,隐隐的感觉有点不对劲,似乎阿曼的死还有阿壮的失踪都跟那条蛇骨手串有关连。

            但他们急着去?#37326;⒆常?#25105;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可退到村长家门外时,墙角背***的大树下,是村长家养蛇的蛇屋,我听着里面嘶嘶的响个不停,那些被喂养着的肉蛇好像十分狂躁。

           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蛇腥味,我强?#22871;?#24807;意,慢慢的靠近气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平时到这地方,我都是三步并两步小跑的,这次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?#23039;?#20046;有什么告诉我,一定要看一眼,就看一眼。

            我将眼睛凑在气孔上,朝里张望——

            村长家的蛇屋是?#27809;?#27877;和?#38745;?#21046;成的,据说土气重、藏得住湿气才能将蛇养好,?#28216;?#29241;的饭店倒了之后,村长的蛇羹店做得最大也最出名,所以蛇屋也建得大,还经常供应外面的饭店。

            眼睛在蛇屋里面打着转,只见无数的肉蛇在蛇屋里翻滚,特意埋的树***上?#34915;?#20102;大大小小的蛇,全都张大着嘴,嘶拉着蛇信,对着一个地方惊恐的叫着。

            我顺着它们对着的地方望去,只见阿壮就这样坐在蛇屋里面,他周围一两米内没有一条蛇,可他手里却抓着一条跟他胳膊一样粗的过山峰,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,嘴里用力的?#25417;?#30528;什么。

            那条黑色的过山峰身上鲜血淋漓,正中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口子,露出森森的白骨,可在阿壮手里,它努力扭动身子,却怎么也逃脱不了阿壮的手。

            它张着嘴,想咬阿?#24120;?#21487;嘴张得大大的却怎么也不敢下嘴,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?#26114;?#22079;!”阿壮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去,抓起过山峰,猛的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过山峰痛得不停的扭动着蛇尾,却被阿壮死死抓在手里,其他的肉蛇看着阿?#30196;?#22068;呲牙发出尖悦的叫声,可声音带着的全是惧意。

            阿壮将蛇肉连皮带肉的吞进了嘴里,鲜红的肉慢慢的涌出,顺着他的嘴角流下。

            那样子,哪里还是那个腼腆的壮硕少年,明明就是一个怪物。

            猛的,阿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转眼朝我这边看来,双眼急骤?#36134;酰?#37027;双眼睛居然如同蛇眸一般变得细长——

            第003章 尸体里的蛇种

            被阿壮那如同毒蛇般的眼神盯住,我吓得猛的朝后退了两步,却正好撞到一个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一转身,却见外?#29228;?#30528;脸盯着我:“找到阿壮了没?”

            我指了指蛇屋里面,脸带着惧意,慢慢的退到了一边,想着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            外婆朝里面看了一眼,沉着脸退了出来,认真的盯着我道:“阿壮今天早上说?#21738;?#26465;蛇骨手串,你没有戴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摇了摇头,见外婆似乎知道什么,连忙问她,那蛇骨手串有什么不对吗?

            “别问了,回去吧。”外婆瞪了我一眼,拉着?#39029;?#23478;里走。

            ?#39277;?#26449;口见村长他们家的人在?#37326;⒆常?#22905;直接告诉那人,阿壮在他们家蛇屋里,村长家里的人听着吓了一大跳,生怕阿壮被蛇咬了,急忙打电话招呼人快回去救阿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?#19978;?#20182;不知道,?#21069;?#22766;吃蛇,而不是蛇咬阿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回到家里,外婆拿出雄黄朝我洒了一身,还不放心,又给我口袋里塞了个雄黄包,围着屋子四周全部撒上雄黄,无论我怎么问她,她都不肯开口,直说这几天让我别出门了,安心在家里呆着等考试结果。

            “阿舍,阿舍,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。”我娘见?#19968;?#26469;,又急急跑出来,抱着我痛哭。

            我连忙轻声安慰她,?#20260;?#21364;趴在我身上哭个不停,不住的说她对不起我,连外婆骂她都拉不下,最后还是哭累了,我跟外婆将她抬回床上睡了才放开。

            在外婆严厉的眼神中,我喝了一小杯雄黄酒,又擦了云香精,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。

            到?#36865;?#19978;,阿曼?#21738;?#31361;然跑了过来,直勾勾的盯着我,问我知不知道阿曼戴过一条蛇骨手串。

            阿曼戴蛇骨手串的事情,当时挺多的看着的,更何况跟阿曼娘一块来的,就是当时跟我一块翻红薯藤的七妹,在阿曼娘痛苦的眼神中,我只能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?#26114;?#21621;。”阿曼娘见我点头,猛的大笑,伸着就就朝我扑了过来:“是你,是你和阿壮害死了我家阿曼,你给我赔命啊,赔命!”

            我连忙朝一边躲:“是她自己抢过去戴的,跟我有什么关?#25285;?#20320;可要讲理。”

            可阿曼娘就跟疯了一样,抓着我就不放,尖悦的大吼大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屋内的外婆听到声音,拿着扫把就追了出来,对着她就是一通乱打,跟着来看热闹的村民也连忙拉开阿曼娘,?#20260;?#21364;依旧指着我大吼大叫:“是你们害死了阿曼,你们会得报应的,怪不得阿壮那小子吃蛇,他就要变成一条蛇了,哈哈!哈哈!”

            村民们急忙将阿曼娘拉了出去,我外?#29260;么?#24687;个不停,拿着扫把将她走过的地方一通乱扫,边扫边骂,一直将她朝屋外赶。

            等人都离开了,却见同村的七妹依旧站在院子里,静静的看着我露着白牙笑得***森而诡异:“阿舍,你怕吗?#30933;?#24597;蛇吗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怕!”我听着她那声音?#25104;?#30340;,心里隐隐的感觉不好,果然见七妹微抬的手腕上,一条淡***的蛇骨手串正?#20219;?#24403;当的挂着,连忙声音严厉地道:“无论是什么牛鬼蛇神,我都不怕!”

            说着抓出口袋里的雄黄包朝她身上一洒,大步的朝她冲了过去,不管她腕上?#21738;?#26465;是不?#21069;?#26364;戴过的蛇骨手串,这种东西太过邪气,还是不要再戴的好。

            可七?#27599;?#30528;?#39029;?#36807;去,立马呵呵大笑,伸手就将蛇骨手串取下来,递给我道:“你敢戴吗?#30933;?#25140;我就给你,你?#34915;穡俊?/p>

            她那声音尖细而悠长,说话时舌头不停的朝外吐,?#21697;?#22768;夹着嘶嘶的吐舌声,渗人却有着异样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“戴上吧,不怕的,这可是好东西——”七妹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,轻轻的拉起我的手。

            我似乎已经听不到其他声音,有点木然的看?#29260;?#22969;拉起我的手,眼看着那串蛇骨就要?#20197;?#25105;手上了,猛的我左手腕上一阵尖悦的痛意传来。

            跟着一个冷冷地声音道:?#30333;?#26202;教训太轻了,你动别人我不管,?#20197;?#25171;我女人的主意,别怪我不?#36865;?#31867;之情。”

            那声音一落,七妹?#25104;?#19968;变,那握在手里的蛇骨立马又套回了手腕,脸上带着惧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,急急的跪了下来,声音发抖地道:“小的不敢,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          说完,连滚带爬,急急的朝着门外跑去。

            我想追出去,脚还没踏出门,外婆正拎着扫把进屋,看了我一眼立马喝道:“去哪啊?”

            “去看下七妹,她手上戴着蛇骨手串呢。”我连忙将刚?#29260;?#22969;变得古怪的事情说了,却没敢?#30340;?#20010;冷冷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生怕外婆知道昨晚我被那声音给那?#35835;耍?#21040;时她又得担惊受怕,更何况除了那啥,那东西也救过我两次了。

            “确定是那条蛇骨手串?”外婆脸上闪过沉色,将扫把朝我手里一塞:“?#39029;?#21435;一下,你照?#22235;?#23064;,你弟今晚在学校不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拿着扫把放在院子里,想到那个冷冷的声音,他说他跟那蛇骨是同类,也就是说他也是条蛇。

            想到今早出从床单?#19979;?#19979;来的蛇骨手串,我急忙跑进房间,拉开床头柜,可哪里还有那条蛇骨手串的踪迹。

            正着急的,却感觉左手腕上传来淡淡的痛意,跟着那个冷而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在找我吗?”

            我低头一看,只见左手腕上的护腕被?#29260;穡?#26377;着白色的骨头从护腕的边上伸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壮着胆子将护腕取下,却见早上那条蛇骨正盘在我手腕上,昂着头朝?#39029;?#22768;道:“你最近不要靠近那东西,有?#19968;?#30528;,包你没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七妹——”我一想?#20132;?#36523;***惨死在床上的阿曼,任谁都知道她死前经历了什么,如果是因为那条蛇骨手串,那么七妹——

            “哼,人类。”蛇骨低哼了一声,只是冷冷地道:“我?#36824;?#25105;的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说完,蛇骨慢慢的朝我手腕里钻去,无论我怎么叫,它都没有再出现。

            心里十分不安的照顾一直哭?#21738;?#21507;过晚饭,外婆回来得很晚,却告诉我,明天阿曼出殡,让我去送送她,表示一下我们问心无愧。

            “那七妹呢?”我依?#20667;?#24515;着那条蛇骨手串,问外婆。

            “这事你别管,明天跟我一块去送阿曼,等点了火,立马就回来。”外婆眼神凌厉的瞪了我一眼,又交待我洗澡后一定要?#36855;?#39321;精擦遍全身。

            我听着阿曼要火葬,心里就知道这事怕是比较?#29616;?#20102;,怕是那尸体有什么不对吧。

            洗了澡,正全身擦着云香精,却听到一个嘲讽的声音道:“这对我可没用。”

            跟着就见左手腕上那条蛇骨又出现了,如同活的一般在我手腕上灵活的转着,跟着又慢慢的变长落地,一个身着白衣,体态颀长,长相清朗无比?#21738;?#20154;出现在我面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他眼神上下打量着我,轻轻摇头冷笑道:“十八年,就长成这样。”

            顺着他眼神,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,脸上一红,想张嘴?#24202;担?#21364;闻到淡淡的异味传来。

            ?#21069;?#34915;男子伸手搂住我,手在我腰间游走,慢慢的与我?#26412;?#20132;缠:?#30333;?#26202;是第一次,必须用蛇身,今晚必定让你不那么难受。”

            我慢慢的变得迷糊,只感觉身子发软,脸变?#33495;?#32418;,似乎有什么在体内流转。

            不知道怎么回到床上,而那男子?#24067;?#21387;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等我醒来时,却见自己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,昨晚的情景在我眼前闪过,身上确实没有什么难受,反倒还有着一种异样的慵懒舒适?#26657;?#22806;婆在外面叫我起床了。

            抬手看了看左手腕,那个跟了我十八年的疤痕已经不见了,皮肤光滑无比,好像?#28216;?#26377;过疤痕一样,怕外婆担心我依旧戴上护腕。

            阿曼算是惨死,按村里的规矩是不能上坟山的,可火葬算是尸骨无存,在我们这里还说会家宅不宁,但阿曼依旧?#27809;?#33900;,明显是尸体有问题。

            我跟外婆去的比较晚,到了时候,阿曼的尸体已经装进棺材里,放在了村口?#24433;抖?#22909;的柴火堆上。

            大家围着棺材转一圈,看她一眼送她最后一程就行了。

            我被外婆死死的拉着,跟着送行的人围着棺材转,只是我眼睛总会不由自主的朝着阿曼的小腹外望去,眼前总闪过那天那青丛里面的白色东西。

            看着看着,我居然发现阿曼的小?#39038;?#20046;有什么在拱动,而?#20197;?#21160;越快,就在我们一圈快要转完时,连其他人也看到了那不停拱动的小腹。

            村长急急的跑过来看了一眼,连忙大叫道:“点火!”

            可他话音一落,只听到咝咝的声音传来,跟着一个沾满了鲜血和湿***液的东西猛的?#24433;?#26364;寿衣的系口出钻了出来,跟着无数的小蛇顺着那个突破口带着鲜血和***飞快的游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100000+ 分享给好友
            标签: 现场  黑龙江  真硬啊  小磕唠  
            手机赚钱软件排行
            <dl id="xt3d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t3d5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