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xt3d5"></dl>

            [历史军事]丈夫价目表出炉了!你的丈夫值多少钱?

            100000+ 2019-03-21 11:13 莱芜2019

  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
            分享到朋友圈


            第一章 撤侨舰队

            “哔!”

            灯光重新亮了起来,夏博海才看清,在指挥室里绝大多数人都和自己一样,或躺或坐在地上。虽然在指挥室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但在?#25381;?#37325;要情况的时候,大多数人还是喜欢站着,而刚才的震动实在太巨烈了,因此指挥室的***部份都摔倒在地上,?#25381;?#23569;数一直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才?#25381;?#25684;倒。

            摔倒的人也都纷纷从地上爬起来,各自返回自己的岗位。而且这时“滳滳”的声音响个不停,各?#20540;?#23376;设备系统都正在重新启动。

            “大家都?#25381;?#20107;吧!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从地上爬起来,而在他的左边,肖建军己从地上拾起自己的军帽,重新戴在头上,道:“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如果不是在军舰上,?#19968;?#20197;为是***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***,肯定是遇到了高海况,早就告诉过你们,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,别没事倒处乱跑,都不听我的,结果一有大浪就都摔倒了吧。” 说话的秦铮,是在刚才整个指挥室里少有的还稳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,因此并?#25381;?#25684;倒。

            肖建军道:“不是气像预报说,这几天不会有高海况吗?怎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只听有人尖叫道:“司令员、政委,架驶室说现在出太阳了,出大太阳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怔了一怔,立刻道:“把架驶室的画面切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不一会儿,在指挥室正中的一块大显示屏上,出现架驶室的女兵通讯?#22791;?#29690;,只见她的神色?#20540;迹?#36947;:“司令员、政委,怎么出大太阳了。”

            其实?#25381;?#39640;珺说,夏博海、秦铮、肖建军己经从她左侧的舷窗看到,一道灿烂而明艳的阳光从中?#19976;?#36827;来,只见窗外一片?#36947;叮?#22825;海一色,风平浪静,甚致透过舷窗,在远处天海交界之间,依稀可见起伏的山脉。

            肖建军喃喃道:“这还真是邪了门啊,怎么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大的太阳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几步来到舷窗边,向外看去,只见窗外一片?#36947;叮?#22825;海一色,风平浪静,就在不远处的海面上,是岳阳舰,船艄侧舷上575的舷号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,而

            秦铮也道:“这是陆地吗?#24247;?#25105;看现在的位置不是在印度洋上吗?是不可能看见陆地的,难道是我们己经遍离航线了,但就算是遍离了航线,也?#25381;?#35813;看见陆地啊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转过头,道:“糸统启动完成?#25381;校?#39532;上查询卫星定位,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。”然后又对显示屏道:“小高,看得见其他几艘舰吗?”

            高珺忙道:“司令员,从驾驶室里只看得见岳阳舰和三亚舰…哦…还有长白山舰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好,联系瞭望台,看能不能看到其他几艘舰,特别是龙?#35828;耗侨?#33368;船。”

            这时信号员***道:“司令员,沒有卫星信号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一皱眉,道:“启动备用系统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备用系统也?#25381;?#21355;星信号,正在启用自动定位系统。”

            还没等夏博海?#20174;?#36807;来,又有人道:“司令员,所有的系统时间全都归零了。”

            众人听了,立刻都纷纷抬头,向指挥室的时钟看去,这才发现,果然见年月日时的数字全都是零,?#25381;?#31186;的位置上有数字?#20102;福?#26102;间显然是才启动不久。

            这一系列的怪异现像也让夏博海有些无所适从,而肖建军和秦铮也同样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          而就在这时,高珺?#20540;溃骸?#21496;令员,瞭望台报告,发现所有的舰船。都在我们附近。”

            而紧接着雷达监测员李自学道:“司令员,雷达发现有不明舰只正在向我们靠近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的心里刚刚放松了一点,但马上又紧张了起来,道:“把雷达信号切换到大显示屏来。”

            指挥室的一块大显示屏上,立刻显示出64型X频2D对空/对海搜索雷达的扫描图案,只见在显示屏的中心是自己的位置,周围有***个信号,是同伴舰船,而在雷达屏幕的左上角处有六七个大型信号,斜向像自己的方向靠近,而在右?#38470;?#22806;,还有一个小信号,?#36824;?#27491;在远离自己而去。

            夏博海立刻将其他的奇异事情放开,沉声道:“能不能确实是什么战舰,现在离我们有多远?”

            李自学道:“数据厍里?#25381;?#36825;些战舰的信息,距离我们最近为16.35海里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也大吃了一惊,16.35海里也就是30多千米的距离,如果对方的战舰怀有敌意,这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,超音速的反舰***在三十秒之内就可以击中自己或同伴战舰。

            而数据厍里?#25381;?#36825;些战舰的信息,更?#20392;?#22799;博海大为意外,虽然雷达不能显示出信号的图像,只能确定信号的大小,但世界各国海军的战舰信息,在数据库里基本都有,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是那一型战舰,但电脑也会将信息特征相?#24179;?#36817;的战舰找出来,提供参考,就是采用了隐形设计的战舰,在30千米的距离內,隐形效果也会大大降?#20572;?#38500;非是信号信息差异极大,才会显示?#25381;?#20449;息。

            而这些念?#20998;?#22312;夏博海的头脑中一闪而过,立刻果断的下令道:“打开相控阵雷?#38126;?#23454;行全面警戒,通知其他各舰,二级战备。”

            二级战备是相当高的警戒极别,仅次于正式开战,但现在对方距离自己这么近,又查不出对方是什么舰船,只能选择高级别的战备。

            随着命令传下,指挥室里立刻就紧张了起来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盯着自己的显示屏,开始忙?#28783;?#26469;。一连串“咔咔咔”的键盘搞声,几块主显示?#28872;?#19968;块块的亮起,显示着不同的数据信息。

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信号员***道:“司令员,自我定位系统显示,我们现在的位置是东经122.316,北纬38.657度。”

            在一块主显示屏上,显示出他们现在的位置。而指挥室里却立刻响起了一片惊呼声,肖建军瞪大了自己的眼睛,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?我们是在渤海口上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章 穿越到清末

            这是一支撤侨的舰队。

            20**年,中东某国?#30446;植雷?#32455;发生叛乱,***了该国大部份领土,使全国的秩序崩溃,陷入完全混乱中,各国的纷纷从该国撤侨,而有大量的***人员被困在该国的港口。

            但因为机场被******,无法用飞机撤侨。******立刻下令,命正在波斯湾执行护航任务的编队护卫舰三亚舰、怀化舰、襄阳舰立刻赶往港口,保护***人员,同时又从国内派遣驱逐舰昆明舰、护卫舰岳阳舰,船坞***舰长白山舰、综?#21916;?#27982;舰太湖舰组成撤侨护航舰队,保护三艘大型客滚船龙?#35828;?#21495;、永?#35828;?#21495;、青山岛号,由夏博海担?#20301;?#33322;舰队的司令员、肖建军任副司令员、秦铮任政委,赶赴该国执行撤侨任务。

            经过了二十天的航行,护航舰队到达该国港口,与前三艘战舰汇合,并接纳了***在港口的近六千余名中外人员离开,途中停靠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进行补?#33579;?#26377;二千余人,主要是处籍人员在这里下船,由巴基斯坦***进?#37034;?#32622;,剩余的绝大部份都是***人,随撤侨舰队回国。

            舰队离开瓜达尔港之后,进入印度洋,经过了一天的航行,在黄昏的时候,落日突然被一***乌云庶住,天色聚然暗了下来,海面上一片漆黑,而紧接着所有船舰的电力系统全部失灵,灯光熄灭,电脑关机,而且舰体产生了巨烈的震动,让人怀疑战舰是不是翻了。

            但这样的情况?#20013;?#30340;时间并不长,过了不一会儿,一切又都平静了下来,电源?#25351;矗?#28783;光重新亮起,舰船的系统也都重新启动,但?#20174;?#21457;生了一系列怪异的事情。明眀是在傍晚,却是阳光明媚,而且舰队的位置竟然从印度洋转到了渤海口,而且又遇到了不明的目标。

            护航舰队的司令员夏博海一时也?#25381;?#22836;绪,好在是雷达上的几个目标也?#25381;?#24322;动,从航行轨迹上看,它们似乎并不是冲着撤侨舰队来,只是航线一度靠近舰队,甴其是那个小目标,这时己经驶离到雷达的扫描范围边缘。

            ?#36824;?#22799;博海也不敢大意,并?#25381;?#21462;消战争警戒,又和肖建军、秦铮商议了一下,然后夏博海下令:“出动无人机,近距离侦察对方的舰队,命令各舱室报告情况,命令其他各舰报告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昆明舰上带有一架直20舰载直升机和两架WZ-2000舰载无人侦察机,无人机是?#27809;?#31661;助推起飞,降落伞降落,在不淸楚对方舰只身份目地的情况下,出动无人机近距离侦察对方,当然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这时***道:“司令员,长白山舰的路舰长要求和司令部进?#24515;?#32447;联糸。”

            舰船与舰船之间的联糸有两种,一是公开通迅,直接通过指挥室的通迅联系,而通话的内容整个指挥室都可以知道,二是舰长之间的内线联系,?#25381;?#19968;些不能公开的机密内容,才会通过内线联糸,在夏博海下达了二级战备的命令之后,长白山舰的舰长路凯还要求进?#24515;?#32447;联系,当然是有十分重要的机密,因此夏博海道:“好,接到办公室来,老肖、老秦,和我一起到办公室来,尚舰长,这里由你来指挥。”

            因为昆明舰这整个编队的旗舰,而且在设计之初,就有担任指挥旗舰的计划,因此在舰上除了舰长办公室外,还有专用的舰队司令部办公室,而夏博海等人离开指挥室后,当然是由昆明舰的舰长尚晋峰接管了全舰指挥事务。

            其实舰队司令部办公室就在指挥室内部,夏博海、肖建军、秦铮三人起进办公室,夏博海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,按下了接听键,道:“我是夏博海,有什么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……再说一遍。”

            “路凯,这是什么时候了,还开这种玩笑……嗯……己经送来了……好,等我见了他们再说……如果不是真的, 我再找你算帐……好了,就这些,加强戒备。”

            虽然肖建军、秦铮听不到电话的内容,但从夏博海的话气和神态中也发觉情况?#27426;裕?#22240;此夏博海放下电话之后,秦铮立刻道:“老夏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迟疑了一下,才道:“刚才路凯在电话里说,我们穿越到清朝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穿越到清朝?”肖建军道:“这个路凯,在搞什么鬼明堂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看路凯应该不会乱开玩笑的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这才道:“刚才他们在海面上发现了一艘遇难的帆船,于是路凯派人前去营救,结果救上来几个人都穿着古代的?#36335;?#30041;着辫孑,而且根据被救上来的人说,现在是清朝,今年是光绪二十六年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摸了摸下?#20572;?#36947;:“光绪二十六年,那就应该是1900年,这?#27492;?#25105;们穿越了一百多年,来到了清朝末年?”

            肖建军看了他一眼,道:“老秦,你还真信有穿越这回事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?#23433;还?#26377;?#25381;校?#36335;凯说他己经派人把救起来的人送到昆明舰上来,营救的情况,送人过来的战士都清楚,让我?#20392;?#35748;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点了点头,道:“好,那就还是等见到人再说吧。”

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和指挥室接通的电话响起,夏博海拿起电话,只听接任指挥的舰长尚晋峰的声音道:“司令员,无人机己经发回来图片,应该是***的军舰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原来是小鬼孑的军舰,是那一型军舰,金钢级还是秋?#24405;叮俊?/p>

            尚晋峰的声音却有些古怪,道:“司令员,都不是,这几艘军舰看起有点奇怪。我把图片发到办公室看,你看一看就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好,把图片传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不多时,只见在舰长办公室的显示屏上,出现了一组航拍画面,第一幅图片中的军舰?#36866;?#28784;色,前后耸立着两根高大的桅杆,在前桅杆上挂着***海军的旭日军旗,而在桅杆之间,还坚着两根***烟筒,?#37096;?#26159;黑色,而在前后甲板上,各布置着一门双联火炮,沿船?#29616;?#22260;还布置着一圈舰炮,而其他几幅的军舰也都大同小异,形式差不多,和现代舰船的样式大不相同,如果不是***海军旗,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军舰。

            肖建军道:“这是什么舰,?#25381;?#22825;线、雷?#38126;?#36824;是前后舰炮,这是玩复古吗?”

            而秦铮盯?#29260;?#24149;,道:“看这几艘战舰的样子,确实是前无畏舰时代的战舰风格,可能是六六舰队中的一艘,?#36824;?#20465;体是那一艘船,?#19968;?#35201;查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和肖建军互相看了一眼,夏博海沉声?#25381;铮?#32918;建军道:“难道是真的?我们真的穿越了,穿越到了清朝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苦笑了一声,道:“如果是真的,那么刚才发生的怪异现像到是解释得通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看来?#25381;?#31561;长白山舰把救起人送过来,才能知道真正的答案。” 然后他又拿起电话,道:“老尚,图像我看到了,事情可能很复杂,你先在外面盯一会儿,注意警戒。等一会长白山舰会派人过来,把他?#21069;才?#22312;会议室里,先叫带队的人先到办公室来见我。”

            放下电话之后,办公室里的三个人一时都无话可说,陷入到沉默中,过了好一会儿,办公室的门口有***声道:“报告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立刻道:“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只见办公室的门打开,出现一名头带钢盔,身着迷?#21490;?#30340;战?#21487;?#24433;,大声道:“海军陆战队第一旅第二陆?#25509;?#19977;连一排排长罗岳,前来报?#20581;!?/p>

            第三章 尖刀排长

            夏博海看了看罗岳,道:“我记一旅二营三连一排的排长不是王润峰吗?”

            罗岳道:“报告司令员,王排长己经调到连部,现在是我们的副连长,我原来是一排的一班长,在这次执行任务之前,刚刚接任一排的排长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笑道:“老夏,还记得吗!他就?#20392;?#24180;全军***武,获得个人总?#20540;?#19968;名的尖刀排的尖刀班长,现在应该是尖刀排长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这才想起来,呵呵笑道:“尖刀排的尖刀班长,我说怎么这么耳熟呢!”

            原来海军陆战队第一旅第二陆?#25509;?#19977;连一排在海军当中颇有名气,己经连续三年在全军***武中,都获得?#30424;?#24635;?#20540;?#19968;名,而且在这几年的护航、军演、维和、救援等任务中,也都有十分出色的表现,多次立功获?#20445;?#26159;海军陆战队有名的尖刀排。

            罗岳今年二十三岁,从军四年,现在是少尉军?#21361;?#22312;去年的全军***武中,他以一班长的身份,获得个人总?#20540;?#19968;名,加上一排又蝉***?#20540;?#19968;名,因此也获得了尖刀排的尖刀班长的称号,在原排长王润峰升任副连长之后,就由他接任了排长。因此就连夏博海?#36816;?#20063;有些耳熟,而秦铮是?#23545;?#25919;工工作,比夏博海记得清楚一些。

            这一?#31283;?#36830;队本来是先期随三亚舰、怀化舰、襄阳舰一起,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,在接?#20132;?#20392;的命令之后,首先赶到撤侨地点,保护***?#29992;瘢?#22240;为三连是海军陆战队,因此岸上的警戒任务主要是由三连?#23545;稹?#24182;目在护侨其间,和恐?#38647;?#32455;发生了几场小规模战争,而一排在这?#31283;?#21153;中也表现十分出色,两?#20301;?#36133;恐?#38647;?#32455;对港口的进攻,使***?#29992;?#33021;够平安等到撤侨舰队赶来。如果撤侨舰队能够平安归国,肯定能在荣誉榜上再添一笔。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罗排长,落水的人是你们排去营救的吗?”

            罗岳点了点头,道: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说一说详细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其实整个过程并不复杂,在刚才长白山舰发生的情况和昆明舰一样,电力系统全部失灵,灯光熄灭,电脑关机,而且舰体产生了巨烈的震动,但在?#25351;?#27491;常之后,舰长路凯命令陆战队进行全舰警戒,而这时有人在船舷边上发现在数里外的海面上,有一艘倾翻的木壳船,还有人落水呼救,在远处还有一?#19968;?#26800;船正在驶远,只能看见一点影子。

            路凯收到报告之后,立刻下令营救落水人员,于是罗?#26469;?#39046;一个班的战士,乘座两艘救生艇,赶去救人,一共救起来五男二女七人。

            但把人救起来之后才发现情况有些?#27426;裕?#22240;为救起来的无论?#20449;?#34915;装显然不是现代人的,而且五名男子全都是前额光?#28023;?#30041;着长辫,明显是清代的样孑。一开始战士们?#20132;?#19981;太在意,以为是有人搞复古一类的活动。

            但一?#25163;?#21518;才发现问题不小,因为被救起的人中,有一人自?#24179;?#20570;赵维忠,是天津机械局的书办,还说自己是李鸿章的同乡,因为八国联军攻占天津,赵维忠带领家人逃到乡里躲避,后来听?#36947;?#40511;章到了上海,于是赵维忠找了一条渔船,带?#25490;?#20799;,还?#23633;?#20010;家人,一共十二人乘船出海,想渡海到上海去投奔李鸿章。结果渔船刚刚?#36824;?#28196;海口,突然出现了一艘铁壳船,将渔船撞翻,所有人员全都落水。船上本有十八人,但?#25381;?#19971;人被罗岳等人救起,其余都葬身大海。

            罗岳等人?#25945;?#36234;?#27426;裕?#20843;国联军”“李鸿章” 不全是清朝才有的事情吗?#24247;?#20174;赵维忠讲说的神色来看,不像是玩笑话,于是罗岳赶忙向舰长路凯报告。而路凯听了之后也不敢怠慢,又亲自问了一遍,结果还是这一套?#21097;?#20110;是立刻向昆明舰发出报告。

            听完了罗岳的讲说,夏博海?#20102;?#20102;一下,道:“好吧,罗排长你们不要急着回长白山舰,先在昆明舰上等一会儿,听候命令。”

            罗?#28866;?#21448;敬了一个礼,道:“是。”然后才退出了办公室。

            罗岳离开之后,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三个人。一时谁都不说话,都在思考消化罗岳刚才说的话。

            因为这一次撤侨编队是临时组成,因此担任指挥的三人也都是临时抽调,组成的编队司令部。?#36824;?#20182;?#20392;?#20154;都是国家重点培养的中层军官,而且全是年富力强,才被委以重?#21361;?#22914;果这?#25991;?#22815;圆满的完成了这次撤侨的任务,三人回国之后都全得到不同的晋升。

            编队司令员夏博海,今年四十五岁,正师级、大校军?#21361;?#36825;?#31283;?#21153;之前,担?#25991;?#28023;舰队第二驱护支队副司令,如果不出意外,今年将会晋升少将,而他下一步面临两个选择,一是出任第二驱护支队司令员;一是出任首艘国产***的舰长,将来有可能担任***编队的司令员。

            政委秦铮今年四十六岁,也是正师级、大校军?#21361;?#36825;?#31283;?#21153;之前,担?#25991;?#28023;舰队第五两栖支队政委,这?#31283;?#21153;之后,将可能调到南海舰队***部任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副司令肖建军最年轻,?#25381;兴?#21313;二岁,是副师级、大校军?#21361;?#27492;前担?#25991;?#28023;舰队第?#37027;?#25252;支队副?#25991;?#38271;,极有可能晋升为?#25991;?#38271;。

            ?#36824;?#19977;人虽然是临时搭成的班子,但并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共事,其实在军校的时候,三人就是校友,?#36824;?#22799;博海和秦铮是同届,而肖建军?#20154;?#20204;低三届,但三人还是同校了一年,只是在校园里,三人到并?#25381;?#20160;么交集。

            三人的第一次?#23548;?#19978;共事是在二十多年以前,护卫舰湘潭舰上,当时肖建军刚刚从军校毕?#25285;?#20998;配到湘潭舰上当观通员,而夏博海和秦铮己在湘潭舰上服役两年,并且都己经是小组长,这一?#31283;?#20154;共事了三年多,因为是同一所军校毕?#25285;?#22240;此互相之间的交情不错。

            而第二次共事大约是在十年前,三人在驱逐舰广州舰上又聚齐,而那时夏博海己经担任广州舰的副舰长,而秦铮是副政委,肖建军任航海长。这?#31283;?#20154;共事了大约两年多的时间,就?#25351;?#33258;调任。因此这一次撤侨任务,己?#20392;?#20154;第三次在一起共事了。

            沉寂了好一会儿,夏博海首先道:“天津机械局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道:“天津机械局是清末洋务运动的时候,官办的***企?#24608;?#22312;同治六年,也就是1867年,由当时的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创设于天津。一开始叫‘***机器总局’,在同?#23561;?#24180;由直隶总督李鸿章?#24433;歟?#25913;名叫做‘天津机器制造局’,光緒二十一年就是1895年,?#26576;啤 ?#21271;洋机器制造局’,主要的业务是以制造***、?#21476;凇?**、水雷,布置水?#23376;?#30340;轮船和挖河船为主,并?#19968;?#26377;炼钢。还曾建造***第一艘潜水艇、挖泥船、舟桥船。是洋务运动最早兴办的四大近代***工业之一,规模仅次于江?#29616;?#36896;局。后来在八国联军入侵时被烧毁了。”

            原来秦铮在军校学习时是主修军史专?#25285;?#24179;时对***近代史颇有研究,而且正在着手写作一部有关于***近代史的书籍,收集了大量的资料,因此对天津机械局的情况十分熟悉,?#28783;?#26469;也如数家珍。

            肖建军有些意外,道:“那个时候就能造潜水艇了,有这么厉害吗?”

            秦铮笑道:“不要低估***人民的智慧,在天津历史博物馆里,还有这艘潜水艇的模?#20572;?#26159;在1880年9月建成,虽然只是一般试验***质的潜艇,但也相当不错了,只?#19978;?#36825;艘潜艇?#25381;?#27491;式使用或继续研究,从此销声匿迹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这么看来,所有的事情都能对得上号啊,难道我们真的穿越到清朝的时代了,不是清朝的末牟。”

            这时秦铮站起身,道:“先不要忙着下结论,让我去和他们谈一下再说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点了点头,道:“也?#25381;?#32769;秦能够和他?#20392;?#35848;一下,我们就等着你的结果。”

            昆明舰尾部的直升机?#25945;ā?/p>

            随罗岳一起来的五名战士正在舰舷边等着,见罗岳出来,立刻围陇了上来,一班长刘铁道:“排长,司令员怎?#27492;担?#38382;了他们?#25381;校?#25105;们是不是真的穿越到清朝了。”

            罗岳摇了摇头,道:“还?#25381;校?#21496;令员让我们就在这里等着,听候命令。”

            因为人是由他们从海里救起来的,因此被救起的几个人所讲说的事情,他们都知道,其实这时在长白山舰上,己经有相当一部份人都有耳闻,正是议论纷纷。而舰长路凯虽然知道全舰都在传,但?#25381;?#25509;到司令部发出的新指令之前,也不知该怎?#27492;担?#21482;好暂时不作声。

            其他几人听说现在要等着,于是就在舰舷边聊起天来,

            一班的机***王文?#39057;溃骸?#20320;们想过?#25381;校?#22914;果我们真的穿越到了清朝,应该怎么办,是不是回不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机枪副手陈涛道:“还回去***?#38126;?#24212;照穿?#21483;?#35828;上写的,凡是穿越到古代的人,那一个不是称王称霸,妻妾成群的,最小也能混个***当,这是多?#26143;?#36884;的职业啊!”

            刘铁翻了翻眼睛,道:“这些网络小说的东西能信吗?”

            陈涛道:?#23433;还?#20320;们信不信,反正我信。再说如果咱们是真的穿越了,你们想想,?#25512;?#21681;们这几皎军舰。”说着他还跺了跺脚,?#24247;?#33050;下踩着的昆明舰,道:“在这个时代那可就是歼星舰啊,什么铁甲舰、无畏舰、俾斯麦号、大和号,还不是想灭谁就灭谁。”

            刘铁道:“我记得网络小说里都是一个人穿越啊,那有像我们这样,一个舰队都穿越了。”

            陈涛显然是看过一些网络小说,道:“班长,你这就?#27426;?#20102;,现在一个人的穿越早就不流行了,时兴的是大家一起穿越,我记得有本书写几百号人一起穿越到了明朝,一起发展;还有一个坦?#36865;牛?#21644;咱们穿越到清朝,说?#27426;?#25105;们在这里还能碰上他们呢?”

            王文?#39057;溃骸?#19968;个坦?#36865;牛?#37027;也?#25381;?#21681;们多啊,我们这可是一个舰队啊!估计在穿越大军里,?#25381;斜?#25105;们更牛的了吧?”

            陈涛道:“沒见识,一个舰队算什么,就连航母都穿越过,可比我们要牛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刘铁道:“你们就别瞎吹了,说点有用的东西吧,排长,你在看什么?”

            原来这时罗岳的目光己经看到了海面上,道:“路舰长也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一艘快艇,在海面上飞速的穿行,向昆明舰行?#36824;?#26469;,己经不足千米,而在远处,似乎还?#23633;?#33368;快艇,也都向昆明舰的方向而来。

            第四章 会议

            “这艘军舰,是无人机刚才?#32435;?#21040;的图像,根据图片的?#21592;齲?#36825;艘军舰应该就是旧***帝国海军浅见级装甲巡洋舰的二号舰常磐号,满载排水量是9700吨,长135米,宽20.5米,?#36816;?.4米,航速21.5节,***是2座双联装203毫?#30528;冢?4座单装152毫?#30528;冢?2座单装76毫?#30528;冢?座单装47毫?#30528;凇2还?#36825;艘巡洋舰是由英国建造,1898年下水,1899年在***海军服役,是***1896年提出的‘六六舰队’ 计划中的一艘,后来参加过日俄战争。?#20063;?#36807;历史资料,在庚子国变,也就?#21069;?#22269;联军?#21482;?#26399;间,常磐号确实参加过运送******和物资的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随着秦铮的讲说,在?#38431;?#23631;幕上显示着两张图片,一张就无人机?#32435;?#21040;的常磐号图片,而另一张则是秦铮收集的资料图片,虽然这两张图片的?#32435;?#35282;度不同,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,这两张图片里的战舰是同一艘。

            秦铮接着道:“这一支舰队一共有六艘军舰,除了常磐号之外,其他几艘舰中,还能确定?#26143;?#23681;级防护巡洋舰的两艘,笠置号和千岁号,这两艘军舰都是***向美国订造,1899年在***海军服役,也都参加过日俄战争。还有一艘是参加过甲午战争的吉野号,其他的军舰暂时?#25381;?#25214;到其关资?#31232;!?/p>

            听完了秦铮的讲说之后,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一阵议论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这是夏博海、秦铮、肖建军三人发起的一次紧急会议,参加会议的人员有昆明舰舰长尚晋峰、岳阳舰舰长王海龙、三亚舰舰长张威、怀化舰舰长张广智、襄阳舰舰长谢伏?#21834;?#38271;白山舰舰长路凯、太湖舰舰长谢腾,以及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储亚平,还有四名***官员,***官员王云鹏,外交部官员徐济超、***部官员商其松、大***参赞李三杰。一同十五人,也是这一次?#23545;?#25764;侨任务的所有主要指挥人员。

            这时显示器上又出现一个人像,秦铮道:“这个人叫赵维忠,自称是李鸿章的同乡,天津机械局的书办,因为躲避八国联军,乘船出海,想渡海到上海去投奔李鸿章。在渤海口被一艘铁壳船撞翻,刚才我们一共救起来七个人,除了赵维忠之外,还有他的女儿水?#36857;?#20365;女秋晴,家人赵洪、赵平,和两名渔民何兴、何平?#20540;堋?#32780;据他所说,今天应该是1900年9冃6日。”

            而随着秦铮的?#27493;猓?#26174;示屏上?#27426;?#20999;换着人物的图像。

            岳阳舰舰长王海龙道:“司令员、政委、你们的意思是,我们真的穿越到了清朝?”

            除了尚晋峰和路凯以外,其他人都是刚刚得知舰队穿越的消息,一时还消化不了这个事实,因此王海龙的语气中充满了?#23460;桑?#32780;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心态,听了王海龙的问话之后,又?#23633;?#20154;交头接耳,小声议论。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我知?#26469;?#23478;都有疑?#21097;?#32780;且一时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当然军舰是可以仿造的,我们在前几年也重新***过定远舰,而人?#37096;?#20266;装,但有一点是?#35851;?#19981;了,我们本来应该是在印度洋,而现在的定位系统却显示,我们在渤海口,这一点无法解释。”

            听了夏博海的话后,其他人的脸色都不甴凝了起来,开始对这个消息半信半疑。

            王海龙道:“司令员、政委、我到不是不相信你们的意思是,我们真的穿越到了清朝吗?”

            秦铮道:“从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分柝,这应该是真的,而且要进一步确认这个事实并不难,只要派无人机?#25945;?#27941;上空去侦察一下,如果现在的时间真的是1900年9月,那么在大沽口应该停泊着不少八国联军的军舰。”

            王海龙道:“那么还等什么,马上就派无人机过去侦察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派无人机去侦察很容易,但现在我们面临着两个问题,一是这里距离大沽口大约有三百公里,无人机飞过去侦察大约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,而我们现在的位罝是在一片空旷的海面上,很容易?#36824;?#24448;的船只发现,这对我们很不利,别忘了在我们的舰队中还有三艘客滚船,装载着三千多名普通人员,因此我们应该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停泊,等待无人机的侦察结果。”

            路凯道:“在这海面上,有什么地方可以隐蔽停泊?”

            肖建军道:“我和司令员、政委商议过了,认为在庙岛群岛可以找到停泊的位置。”

            庙岛群岛是?#25381;?#28196;海与黄海交汇处,胶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之间的一系列岛屿统称,共计由32个岛屿组成,构成了大小99处海湾,大体?#35270;贍舷?#21271;排列,可以分成三个部份,南端与蓬莱隔海相望的是庙山群?#28023;?#20027;要岛屿有庙岛、南北长山岛、大小竹岛、大小黑山?#28023;?#20013;部侧是由高山岛、?#30830;?#23707;组成,北端是大小钦岛、南北隍城岛。扼守住了渤海口。

            这时屏幕上显示出庙岛群岛的地图,肖建军道:“从黄海进渤海大体有三条水道,北端的渤海海峡;中部的?#34920;确?#27700;道,喉矾水道;南端的庙岛海峡。因此我们可以在庙岛群岛北端的大小钦岛、南北隍城岛之间的海域停泊,这里?#33322;?#20247;多,可以隐蔽我们的舰队,同时这里大***于渤海海峡的正中位置,距离胶东半岛、辽东半岛都在五十到六十公里之间,正好是我们的海空雷达的搜索范围,有利于我们掌握海面情况。另外虽然这一带海域的?#33322;?#20247;多,但我们有详细海图,可能我们的海图和现在的情况有一些不同,但昆明舰、岳阳舰、三亚舰都有水下探测声吶,因此完全可以确保舰队舡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秦铮道:“第二个问题是,如果无人机侦察的结果证明,我?#20392;?#23454;穿越到了1900年,我们应该怎么办,至少我个人认为,这种可能***很大。而按照历史的进程,八囯联军是在8月15日攻入?#26412;?#24904;禧太后和光绪?#23454;?#20063;是在同一天出逃,9月15日,慈禧太后致电在上海的李鸿章,任命他为全权议和大?#36857;?#25480;予他和八囯联军谈判全权?#23545;穡?#26446;鸿章在同日乘船北上,于9月18日到达了天津,开始和?#26143;刻概校?#26368;终签定了***近代史上赔款最多的一个不平等条?#36857;?#20063;就是“?#33080;?#26465;约”。”

            会议室里又出现了短暂的沉默,既然是不熟知历史的人,对“?#33080;?#26465;约”也并不会陌生,在***近代***,签定的不平等条约多达上千个,但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有三个,为:“南京条约”、“马关条约”、“?#33080;?#26465;约”。

            “南京条约”是***签定的第一个不平等条?#36857;?#20687;征着西方?#26143;考?#33337;利炮,打开了***的大门,使******半***、半殖***家;“马关条约”则是中日两国的一个分水岭,从此之前***摆脱了西方?#26143;?#30340;殖民,逐步成为?#26143;?#30340;一员,而***的近代化进程被打断,彻底失去了翻身的机会?#27426;靶脸?#26465;约”不仅仅是赔款最多的条?#36857;?#21516;时加强了帝国***对***的全面控制和掠夺,标志着***已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***社会。

            这时夏博海道:“如果我们是真的穿越到了1900年的时空, 那么我们就一定要阻止“?#33080;?#26465;约”的签定, 我们这一点, 大家应该都不会有意见吧。”

            王海龙首先道:“我没意见,如是我们真的穿越了,那么不如就在这个时空里大***一场,不仅要阻止“?#33080;?#26465;约”的签定,同时还要赶走所有的帝国***,在这个时空里建立一个新的***。”

            怀化舰舰长张广智道:“?#20063;?#21453;?#23731;?#29579;的意见,?#36824;?#25105;们应该怎么办,我们这几艘军舰在这个时代的海上也许是无敌的,但我们?#25381;?**的补?#33579;?#20063;?#25381;?#21518;勤保障,而更重要的是军舰?#25381;?#35013;轮子,我们怎么上岸去打八国联军?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?#23433;文?#38271;己经拟定了一个作战计划,大家可以一起商量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原来他?#20392;?#20154;在等待其他各舰舰长赶来的时候,己经商量过了确定穿越以后的事情,因此已经做好了充份的预案,肖建军道:“我的计划是,首先攻占大沽口,因为这里?#21069;?#22255;联军******?#30446;?#23736;,现在八国联军的军舰,运需船只都停泊在大沽口,因此我们***了大沽口,可以彻断了八国联军的退路和补?#33579;?#21516;时我们也将获得一个***地点;第二步是收复天津,让我们初步拥有一个稳定的根据地,取得一定的补?#33579;?#33267;少可以获得足够的食?#38126;?#21478;外?#37096;?#20197;?#24433;?#22269;联军那里缴获一些?#24618;?**,还可以?#23633;?**人参军,扩大***;然后再可以根据?#23548;?#24773;况,进行下一步的打算。”

            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储亚平鲏了皱眉头,道:?#23433;文?#38271;,攻占大沽口、天津都需要陆地作战,由其是收复天津,海军根本帮不上什么忙,但我们的陆战队?#25381;?#19968;千多人,而且缺少重***,兵力是否足够?”

            肖建军道:“这一点我和司令员、政委都?#33268;?#36807;了,八国联军的总数并不多,现在应该?#25381;?#19977;万多人,而且大部份都参与进攻?#26412;?#21435;了,留守天津和大沽口的兵力并不多,大约?#25381;?#19971;八千左右,也?#25381;?#20160;么重***?#27426;?#25105;们陆战队数量虽然不多,但还有一个营的两梄装甲车辆,在这个时代,绝对都是陆战之王;另外还有十几架舰载直升机,可以进行空中支持,再加上我们有高度信息化的作战指挥系统,因此夺取大沽口和天津,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夏博海道:“还有一点很重要,我们必须要趁着现在***充足,***的状态最好的时候,迅速夺取一块根据地,才能够慢慢的发展,因此夺取大沽口和天津,势在必行,大?#19968;?#33328;之后,都要做好准备,随时听候命令。”

            其他的舰长听了,也都知道三人其实己经做好了决议,因此也都?#25381;?#24322;议。

            这时夏博海?#20540;溃骸巴?#20113;鹏同志,徐济超同志、商其松同志,还有李三杰同志,为了不引起撤离人员?#30446;只牛?#36825;件事情暂时对三艘客滚船保密,等我们夺取了大沽口以后再公?#36857;?#29616;在就说是躲避海上风暴,才暂时停泊,你们要多做工作,***大家的情绪。”


            .


            100000+ 分享给好友
            标签: 丈夫  历史  军事  价目表  值多少钱  
            手机赚钱软件排行
            <dl id="xt3d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t3d5"></dl>